"If you experienced the same thing, if you’ve ever worn that symbol on a T-shirt, doodled it on the back of a notebook, or had it tattooed on your arm…if you understand what that symbol means – that all things are possible — then this book is dedicated to you.

— J. Michael Staczynski

如果你也經歷過一樣的事情,如果你曾穿過有這個標誌的T恤,在筆記本背後塗鴉過這個符號,或者把它刺在手臂上……如果你明白這個象徵的意涵—萬事皆有可能—那麼這本書是獻給你的。

這是本關於一個背負永恆孤寂的少年轉變成擁有鋼鐵般堅韌意志的男人的故事。

前言

在2003-2004年DC出版了12回的超人漫畫連載”Superman: Birthright”,做為超人的在21世紀的源起。編劇將新元素注入,讓超人的起源成為現在讀者更能親近的版本。在05-06年的大事件Infinity Crisis之後,2009又出了一系列”Superman: Secrete Origin”做為當代超人源起的「最終」版本。可惜的是《秘密源起》引用了大量新元素,超人的家鄉Krypton(氪星)的畫面甚至一幕不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也離鄉背井的緣故,總覺得那份念舊的感情若是不能保留下來相當可惜。

2010年出的Earth One則是讓我眼睛一亮,一個新的宇宙,一個新的開始。兩邊其實都能算是正史,不會互相排斥。作為美漫讀者來說這是多重宇宙最令人困擾但也最令人喜愛的部分了,而Earth One的確也沒讓我失望。
Earth One
說到超人的源起,沒有接觸過他的人也許以為他一生下來就是那個跩跩的樣子,一生下來就是正義這個概念的形象化,他說什麼話都是對的,他好像從來都這麼正派。至少我以前一直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曾經很抗拒接受他。不過就一個外星來的肌肉男邱什麼邱
但我所不知道的是他背負著一身重擔、他的掙扎、他不戴上面具的理由,
還有他一輩子也無法融入「人群」的那份永恆孤寂
明白這些以後,看到超人在北極的秘密基地The Fortress of Solitude (孤獨堡壘)總是有讓人心頭泛酸。
在過去連載以及《天賦使命》系列裡頭已經有過超人源起的完整描寫,但我比較喜歡Earth One的詮釋,同時也大力推薦這一本漫畫。沉重,但卻確實地符合超人給人們的印象:積極勵志。
 一本漫畫不只劇情要好,表現出該角色的印象也是很重要的。我覺得Earth One在這點做得很確實,畫風也沒有什麼太值得挑剔的地方,頂多就是纖細了些。
Earth One是由少年克拉克離鄉尋找自我起頭的。能看到這樣的克拉克非常不容易,穿著運動外套,留著一般瀏海短髮的他看起來簡直與普通的青少年無異。這樣的人設其實很對我的胃口!從這樣慘綠時期一路看到他覺醒的落差感比起看《天賦使命》來的震撼好幾倍。
打橄欖球的少年克拉克///
Loneliness

雖然享有得天獨厚的天賦(以地球人眼光來看),但一直以來超人不但不被常人接受,還相反地慘遭排拒。在他心中也因為如此而畫了一道界線,並不是他想這麼做,而是他別無選擇也無能為力。在他被告知並不屬於這個星球的同時他就知道自己注定是個永遠的旁觀者,他能「融入」人群,但永遠無法「成為」他們的一員。

他的孤獨來自這個星球,他的孤獨來自「自己」,他的孤獨也來自他人。
—--出生以來,我一直都很孤獨。小時後感到寂寞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假裝融入。無論我做什麼他們總是能感受到我是特別的。我沒有選擇的餘地。

但現在我擁有選擇權,現在我知道該怎麼融入人群、知道怎麼偽裝成他們的一員……這是我想要的。我渴望如此。
半夜到父親墓前請求他體諒的克拉克讓我看得很鼻酸。人生方向沒有絕對的正確或錯誤,但克拉克對於自己無法達到父母冀望感到內疚,因為他知道自己有更大的能力,應該做得更多。但其實他沒有「義務」要表露自己的真實身分,他「有權」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況且他也是在幫忙更多的人,只是以另外一種方式而已。

但如果他選擇暴露他的能力,那麼將來他就連假裝融入都很困難,就像外場球員那樣無法進入「真實世界」,而他並不想要永遠這樣一個人。

Self and Self-ish
回到大都會的克拉克屋漏偏逢連夜雨,房子竄起熊熊大火。從火場中他只救回了船艦碎片和自氪星布料改良過後的制服。他什麼都可以不要,但只有過去、他的根源無法捨棄。

船艦碎片受到高溫影響被激發,它向克拉克傳導過去關於氪星的一切時,大都會上空降下了巨大的宇宙艦艇,其他大陸的重要都市也是如此。長得像重金屬搖滾人的外星人向地球表達他們的來意:他們在找人,他們會持續以破壞行動逼迫他現身。若沒找到那麼他們也會毀了這個星球然後再前往下一個地點。

面對如此不可理喻的宣言人類卻無能為力,只能祈望他們的目標快點出現,以「犧牲」他個人來換取這個星球的平安。

從這邊可以看到地球對超人的不公平,他們要求他保護這個世界,卻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他必須這麼做。若是他不這麼做,人類還有相當的理由批判他。甚至「怪罪」超人引起了這一連串的毀滅攻擊。

克拉克戴著一部分攻擊船艦的碎片前往之前應徵過的高科技公司,不料老闆全無幫忙的意願,只顧逃命。因為有錢,他能躲在比普通人都更安全隱密的地方。

我想編劇並不是有意表現黑暗醜陋的人性,而是展現只要身為人都無法避免的「自私」。

克拉克曾問過母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難道不算是一種自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每個人都有權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不欠任何人任何事,即便是養育他的父母。如果每個人都是這樣,那這種時候難道他就不能自私的繼續當縮頭烏龜嗎?這時候喬納森爸爸的話浮現在克拉克腦海裡,給了他一個過來人的體會,也給了他一個答案。 
——我希望你能在不揭露自己的情況下走你自己的路,克拉克,我真心這麼希望。

但有些事情是只有而非其他人能做的,重要的事情。一些能攸關很多人生死的事情。

我相信有時候我們都得試著去做比我們能成就的還要來得更巨大的事物。我們不想接受,我們願意做一切事情迴避它們……但我們還是得這麼做。我們挺起肩膀然後把事情做完。
在Earth One裡,超人的雙親瑪莎喬納森擔當相當重要的地位,如果沒有他們,那麼今天的超人也將不存在。

不管是哪個版本的超人都是非常聽父母話的好小孩,因為他們是第一個看清他的本質且無條件接納他的人。而Earth One裡面瑪莎跟喬納森的台詞重量又比先前來得更重,他們是克拉克的人生指引,他們的每一句話都扶持著他往正路上前進。

這段話是讓超人下定決心站出來的關鍵,他看到報社的未來同事願意為了捍衛真相而面對死亡,那麼他也願意為了這些想捍衛些什麼的人站出來,為他們而戰。

The Mask
在正式套上超人的衣服前克拉克想起當年,衣服剛縫製完成時瑪莎媽媽對他說的話。這一面我來回看了好幾次,每次閱讀過這些文字都有想哭的衝動。超人之所以會成為正義的化身,是因為他選擇背負了這些東西。他的能力是天賜,但正義並不是被賦予的,而是一個「選擇」。 
我嘗試用各種染料,但是那艘船艦上的材料改變不了顏色。長期來看這是好事……人們會盯著那些顏色瞧而不是看你的臉。

—如果我有個面具什麼的不是會方便許多嗎?

是的,沒錯……但你永遠也不能戴著面具。

—為什麼不行?

當人們看到你能做些什麼,當他們看到你有多麼的強大,他們會非常的害怕。加上面罩只會加深他們的恐懼。
他們需要看見你的臉,讓他們見到你臉上沒有一絲邪惡……見識在你深處的親切正直……然後理解他們並不需要懼怕。
至於面具……那個偽裝是你在其他時候所不能拿下的。

Man of Steel
穿上制服飛出去的瞬間克拉克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如果他還想享受任何普通人的生活,那從今以後他勢必得維持雙重身分。

與敵人作戰時他沒有時間想這麼多。話說回來敵人四處毀滅星球追殺他的舉動其實跟克拉克沒有關係,當初他被送離氪星並不是出於選擇,但是現在他卻要肩起全族人遺留的債。

經過多年籌畫的敵人Tyrell早知道氪星人的弱點是他們的紅太陽光線,一經照射會將他們能力扼殺,幾乎毫無反抗能力。超人被困在紅色光波中無法動彈且承受著巨大痛苦,而這時候的人群站在光線旁邊,所做的只是低聲討論「到底要不要出手幫忙」。

(因為這一段實在是太精采感人了所以大量放圖,局部翻譯。)
—--我知道你肯定會覺得,有時候好像全世界的重量都壓在你的身上……

沒有人能訴說、沒有人會伸出援手,那時你將會感受到全然且絕對的孤獨。
——但當那時刻降臨,你會明白要做什麼。

我連自己是什麼都不知道,我怎麼決定該做些什麼?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總是在圈外。


就像聖經說的:「身處人群中卻不屬於他們」

是啊,我猜。然後在你跟媽媽身邊──

「—--沒人能聽我訴說,沒有人能讓我指望。」

我覺得我好像在夢裡行走,沒有東西是真的,就連我也不是。

那麼也許最好的答案就是清醒過來。
——當我們說我再也不幹了,那是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是誰還有知道什麼時候該妥協,但在我們被考驗之前我們不會知道這些。
那時候我們就醒悟了,那是我們了解自己的瞬間、那是當人們會出現並站在你身側的時候—--
——當你決定你要代表什麼,當挺身而出成了最艱困的任務……
——將會有那麼一天,克拉克,第一次你將不必再藏掖自己……
一個你能擺脫束縛的日子……一個你終於能成為真正的自己的時刻。
 
我覺得"Man of Steel"這個稱號並不是指超人有著鋼鐵般刀槍不壞的軀體,而是指這個男人的內心才是真正堅強。
他選擇擁抱這個永遠也無法是他為己出的世界,即使他將要永恆的孤寂也義無反顧。這也許是他天賦的使命,但接受這一切是需要相當的勇氣才能做到的。
所以他才能成為正義的化身,所以他才能背負起這重如泰山的S記號。

在Earth One裡面克拉克的掙扎非常寫實,《天賦使命》裡因為年紀較長所以很泰然的就接受了自己的命運,在我看來偏神格了。JMS 選擇用青少年時期這個敏感纖細的階段,加上人性化的詮釋我覺得閱讀起來更加親近人,也更容易產生共鳴。

超人在最孤立無援的時候向他伸出援手的是露易絲跟吉米,從這裡舖敘他跟露意絲的戀情,以及最後堅持在星球日報工作的部分我覺得可以說是畫龍點睛。依循舊設定,發展的太過自然而然就沒什麼意思了,有這些轉折跟伏筆我覺得讀起來很過癮。

以前總覺得超人不會累,甚至不會流血,但是從沒想過他也需要休息,須要認同,需要家。我像大都會的市井小民一樣只看到他強悍的一面卻從來沒想過他也會有脆弱無助的時候。在世人知道克拉克=超人之前他永遠都只能被破碎地理解,這樣的心酸是我以前不懂、無法體會的。這樣的孤獨感有多少人能承擔?又有多少人願意承擔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金魚花火

燠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